Zzq5Hy518539-02.jpg 台北氣溫驟降,昨夜刮起像颱風似的強風,整夜咻咻而過,吹的門窗軋吱作響,讓人難以成眠,偏偏還有蚊子在屋內肆虐,每當睏意襲來,想熄燈就寢時,這些臭蚊子彷彿知道我的弱點,用轟炸機般的聲音,往耳邊俯衝而到

 

,多數時候,他已在我身上大快朵頤,如此張牙舞爪,公告周知似的惡劣行徑不由得讓我想起前任老闆。他篤信佛學、長期茹素。關於他的虔誠,在員工之間流傳著一段笑話(或是傳奇不得而知)可見一般,據說他看到家中有蚊子時,會打電話給公司一位特定同仁(我們是上市公司,所以管理部門援例都會有幾個人有很多伺奉老闆的本事和時間),請其前往家中執行除蚊任務,但你可別以為是殺蚊,那是一條生命喔,工作目標:抓到蚊子,趕出屋外!簡單....。

我到現在還一直在想這件事是真的確有其事嗎?這位同仁是真的這麼喜歡這份工作嗎?或者是大家都有工作的壓力?我相信我老闆肯定有壓力,旗下這麼龐大的企業靠他的者風範,我這位同事,相信也不是百分百喜歡吧。很難唉,是抓蚊子後放生,可不是拿個電蚊拍去打死它就好了

回到主題吧-工作壓力。有工作有壓力,沒工作有壓力,不管如何,工作與壓力就是這麼密不可分。所以如何減壓是一個現代工作者的重要學習,隨著經濟環境惡化的嚴峻,這課題將日益重要。我在這裡介紹一個蠻新的減壓方式-非洲能量舞

 

 

 

Sajeev是我一個認識二十五年的朋友,學生時期常用算命來把妹,後來發覺自己其實是愛上自然上的不可知的力量,開始接觸到愈來愈多的心靈與玄學上的一些知識。在幾年前得了一場大病,到現在臉上還留下一些痕跡,他自己說這是老天在藉機告訴他,他以前走了一條錯誤的道路,也因此他開始了奧修相關的修練,也因緣際會的學會了打非洲鼓,開啟了他人生新的一頁,也因此認識了跳舞老師Chandra(羌德菈) ,開始了他與非洲能量舞的關連

 

Chandra出生於英國倫敦,曾以表演藝術家的身分在藝術教育學校與Lewisham大學接受訓練,主修舞蹈。雖然學會了許多跳舞藝術的技巧,但是卻失去了與她自己靈魂之舞的連結。所以她從18歲開始,展開她自我治療性的靈性探索之旅,終於在一次奇妙的非洲文化之旅中,再次發崛到舞蹈在靈魂中的根與感動。

而在經過西方非洲大師級鼓手,同時也是舞者與歌者多年的訓練之後,她培養了遇見她的靈性師父-奧修的契機在他的導引之下,她重新在非洲大陸的脈動之中,找到屬於她自己的狂喜之舞。

 

非洲舞的舞蹈中揉合聳肩、抖胸與擺臀等大幅度的動作,是一種源自原始部落的歡快狂野舞蹈,其中更有許多模倣勞動耕作或飛禽走獸型態的舞蹈動作,風格自然而歡樂。而非洲能量則是將非洲舞做更進階的演進,從身體層面的舞動進化到心靈層面的演繹,是一種回歸到原始身體性靈的喜悅呈現,快樂的舞出一身的汗水,淨化身心,將新的生命能量帶入全身細胞裡。Chandra帶領學員,配合Sajeev等人的現場非洲鼓,透過三階段的身體自我發展活動來提升自己對知覺與感覺的敏感度。
第一階段:導師帶領釋壓。大家圍成一個能串連能量的大圓圈,Chandra帶領學員一起做些與身體連結的靜心動作,在一定的節奏聲中,藉機釋放出身體中壓抑許久的負面能量。

第二階段:團體發展自我。大家在昏暗空間中,可以不用在乎別人的想法與眼光,率性依循自己的感覺,播放不中斷地音樂的強弱節奏,隨性發出聲音或者各式表情,展現全然的自我自由與舒展,讓參與者找到讓自己感動與解放的我我感受。

第三個階段:發掘潛在能量。再度圍成一個圓圈,每次邀請兩位學員到圓圈的中間去進行互動性的跳舞,說是舞蹈,到不如說是肢體的自然擺動。在不停的擺動之中,學員慢慢會忘掉身處的環境而發現內在的自我。

 

很多人認為這是一種舞蹈,或者說是一種修持,我個人更傾向這是一種減壓的學習。這種發現自我的感覺及方式,實在遠比以前流行的日本魔鬼訓練營要高明很多,我覺得台灣企業都該讓員工上些這種課程。同時,這課程應該不只是女人上的吧,台灣男人更應該發展出這種自我探索的學習之旅才對。當然,這些課程是有不同的主題規劃,就看企業的需求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男人型不行

ca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